异界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- 第五十章 我以天青斩繁星

第五十章 我以天青斩繁星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没有废话,提着天青剑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们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绿洲上的纷扰,对于苏弃来说,几乎刹那远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搓了搓手指尖的血迹,本想着绕个大圈再回绿洲做渔翁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下一刻便心乱如麻、不安惶恐,还没开始掐指算,脑袋一晃,便见一把剑擦着他的发丝斜插入前面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转身举起了手,大吼道:“我投降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召回天青剑架在他的脖子上,面无表情道:“说,无解药哪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愣了一下,随即喊道:“我在雷暴城算命,一名杀手算命没给源石,我便在半路截杀了他,谁知道他身上只有一瓶毒药,一块源石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将剑压在了他的脖子上,用了点力道,鲜血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千真万确,这确实是我从杀手身上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喝道:“还在说谎!把手里药瓶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脸色一狠,直接将手里的药瓶朝苏弃砸了过来,然后趁着苏弃躲逃的空隙,竟然转身就要逃命,可炼青早已堵在后路上,一剑捅穿了陈半仙的丹田,顺势搅碎了他的金丹。

        药瓶摔碎在沙漠上,黑色的毒素流淌而出,腐蚀了一大片的沙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奇香扑鼻而来,似要蛊惑众生沉沦于黑色的泥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脸色一变,看到弟子们都朝黑色的毒素扑去,直接使用空间切割阵将他们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木生、冰宇、铁锤回过神来时,已经身中剧毒,脸色漆黑如墨,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化作浓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盘膝运转神体心法,待为师斩邪后救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早已没有耐心,他现在急迫想要知道给陈半仙药方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毒药晚霞阴狠毒辣,制作难度是无解毒的数千倍,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给你的药方?又是谁提供的毒药‘晚霞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似乎仍有依靠,完全不慌:“我能说的都说了!你还要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你死!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青剑裹挟着苏弃的滔天怒火斩落,却被一道星光屏障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尽的星光是剑魔秘境的奇景,它的存在居然阻止了苏弃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星光包裹的陈半仙,见到护身法宝被激活,也是怒不可遏,仿佛踩到尾巴的猫,指着苏弃怒吼道:“看你长得眉清目秀、人模狗样,没想到居然也是个杀胚,哼哼,想杀我,除非你斩落这漫天星光,否则,今夜,你就只能看着我在你眼前离开,没想到啊,这世间居然还有人知道无解毒的名字,看来事后得想办法清理掉你们这些知情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这夜色真美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光如此绚烂,却在掩护恶魔的离去,无论它曾经多么美好,今晚它就是恶的帮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炼青,可否斩开这片星空!”

        炼青愣了一下,随即重新融入天青剑中,笑答:“虚假、天幕,可斩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半仙听到此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指着苏弃笑弯了腰:“就凭你?也配!你是对自己有多大的自信啊,什……么?我为什么感觉到了恐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体的本能与认知的撕裂,让陈半仙第一次怀疑,是不是自己的本能出现了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此刻,苏弃又怎么可能再给他机会,苏弃的善良本就只针对好人,陈半仙不配。

        滔天的怒火灼烧着血色的丝带,妖邪门吞噬而来的血气在此刻被彻底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岁稚童握住天青剑的剑柄,挥动与他齐高的仙剑朝天斩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冲霄血气挟天青之威,浩浩荡荡平星空之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抹惊艳世间的血色剑芒斩出,整个秘境都为之一颤,紧接着金丹之下的秘境星空被一分为二,而后崩裂破碎,黑夜从此成了白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之争中幸存下来的邪修浑身染满鲜血,还没在星空下庆贺胜利,便见到刺目的阳光差点晃瞎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白天来得过于仓促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在秘境出口的弦月一刚对最大的那颗星星许了愿,然后一睁眼刺目的阳光令她傻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安全出去,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虚幼三突然豪气干云,挥动匕首朝天做出一个劈砍的动作,虽然什么也没发生,但感觉倍儿爽:“月一,今日份的阳光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弦月一看到虚幼三的这套动作,立刻明白此事与苏弃有关,瞬间瞪大了美眸,张口结舌硬是说不出一句话,最后所有的激动都化作了嘴角的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真的好强啊!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片绿洲之上,横七竖八的邪修躺了一地,唯有一名魁梧男子擦掉嘴角的血,一脸贪婪地看向斩出血芒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纯粹的气血,好像是血铠神体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的双眼漆黑如墨,一步踏出便消失在了这片绿洲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道的半仙与真仙都位于金丹之上的秘境,他们此刻已经寻到最后一枚剑魔令,本来争斗已进入白热化,马上就要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脚下一道滔天的剑意,似乎要将真仙都给斩灭,所有人心底都涌现了一丝难以抵挡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持续了一瞬间,但所有人都震惊得不再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秘境里的应该是我们带来的弟子吧?不是说只有金丹境以下才能进吗?这一道比我们还强的剑光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云澜从未加入混战,一直在一旁看戏,此时他也瞪圆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太清楚这血气的来源,所以当脑补出苏弃挥剑斩苍穹的画面后,一股荒诞的念头涌上脑海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比我还强?那他是仙王还是……仙帝?”

        浑身都在战栗,楚云澜一想到仙帝曾经在他面前哭诉,对方不仅成为过他的弟子,甚至当过他的徒孙,这种难以言喻的自豪感让他险些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剑魔令交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云澜露出了本来的面容,早已准备好的空间切割阵激活释放,在场所有的半仙和真仙都在震惊中被困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楚云澜已经挥手焚尽了众人争抢的剑魔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愚蠢的家伙,剑魔令被掉包了还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半仙开始挣扎,却被触发的空间切割阵整齐的分割成无数块,旁人看得心跳如麻,可对方还活得好好的,甚至毫无痛觉,只是一块一块的碎肉再难以有效的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空间的浩渺,是你们这些家伙永远也搞不明白的,别乱动,否则会活得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位真仙不信邪,结果在毫无察觉中被切成了两半,还是身旁同伴的提醒,才令其惊恐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你没事,只不过你确定要用这个状态和我打吗?你的攻击真的还能命中在我身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盘在楚云澜的指尖旋转,本该隐忍到最后的他,心中被激发出一股豪情壮志,好像拿不到剑魔令就没办法向某人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岁稚童拖着长长的血色长剑,在沙漠上留下了一道血色的剑痕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6/106872/283131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