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界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八章 悠悠千载,心火长明

第五十八章 悠悠千载,心火长明

        龙王殿的龙神敖蓝此刻一脸的困惑,他方才追击魔主时发现对方已经将老巢搬走,估计早已有了反叛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他为何要多此一举地在此逗留,甚至还斩出过一刀,难不成是在引诱我进入山的那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敖蓝将视线挪向‘仙山’范围时,瞬间瞳孔微缩,他看到白雾茫茫间,一条骨桥延展而来,桥上二十七位红楼女朝外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行的速度略显急切,像是生怕赶不上下一次的赴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嫁衣红盖头,是梦母门红楼女,晦气!怎么会遇到她们,此地不宜久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蓝深知红楼女的恐怖,都是一步一步从弱小变强,那些修行界中的禁忌,都已经在修行的道路上深入骨髓,不可能忘却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修炼到仙帝,便更加的惜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与红楼女达到某种距离之前,敖蓝终于还是放弃寻找苏弃等人,转而朝着龙王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知为何,敖蓝突然心思一动,来到了野蒙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敖东身死,其躯体已经寻回,然而敖雪的尸首却始终未曾寻到,难不成已经被‘仙山’吞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齐云仙山已经彻底封闭,隔山如界,想进如登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‘仙山’明明刚开未久,怎么会突然闭山,难不成是出现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    仙帝尝试数种方法皆是无果,这才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正准备离去,忽然察觉到了一抹大道至简的阵法波动,其波动程度仿若与天地相合,与日月共存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他已臻至仙帝七品,又加之无意间扫过山村里的小树林,这才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转身出现在小树林中时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阵法有天傀老祖的气息,周围种着三棵天命派的柳树,阵中气势大气磅礴,却有一种极其简陋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蓝突然看向某棵柳树,那里居然残留着一丝龙族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简单感应了一下,当即脸色狂变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    滔天怒火险些令他失控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居然敢吃龙,甚至留下脏迹羞辱龙神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神已然确认,那是一条狗留下的记号!

        狗吃掉龙,然后撒尿留下了记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奇耻大辱,每一个字眼都能给龙神来一个大耳光!

        这比当着龙神的面吃龙要恶毒一万倍!

        龙神抬手按下,此地不得再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狂风起,多宝拎着他的司南大勺出现在龙神面前,肥脸一颤一颤的,他知道龙神现在很生气,可他必须阻挡,否则小苏兄弟一定会记恨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神啊,龙王殿这才刚和魔主分道扬镳,这又要与我飞仙城不死不休,你当真以为人族无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神自从出关就没一件顺心的事情,早就怒不可遏:“多宝,你们人族不要欺人太甚,我龙族在短短时间内损失了两条龙,别逼我开启妖、人战争!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宝困惑,不是死了三条吗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只有两条,这龙神闭关闭傻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龙族动辄便屠城灭族,人类的死亡数皆以百万为单位,你们龙族才死了两只,就愤怒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如此,今日龙神你要是敢对逝去的人族毁尸灭迹,那今后龙王殿若敢再杀一人,那我多宝便亲手杀一条龙,我杀不了的,我悬赏出去,总有仙帝会感兴趣,我看是我们人族先灭绝,还是你们龙族先嗝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神瞳孔微缩,没想到多宝仙帝为了守护此埋骨之地,竟做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神以妖、人战争威胁,多宝便以身家性命加上飞仙城、飞仙钱庄、修行者协会为赌注,陪龙神玩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都是仙帝,他们说出去的话便是铁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家的祖坟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神退步了,多宝崛起的速度很快,虽然实力不及他,但终究是仙帝,哪怕只有一品,也已经可以和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宝拍了拍肚子,呵呵笑道:“比我家祖坟还要宝贝呢,龙神啊,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,你把握不住的,这里面的水很深,我怕你们龙王殿都会不小心翻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神脸色一变:“山的那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破不说破,这点道理都不懂吗?我去——她们怎么来了,龙神你好自为之吧,她们可比我的话要值得信赖!”

        多宝嗖的一下原地起飞,骑着勺子来了个九十度转向,横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神一转头,便见二十七位红楼女追了过来,不跳舞、没靠近,就这么静静盯着龙神的一举一动,似乎他接下来的每一步动作都将被铭刻在接下来的舞蹈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神被诡异的红楼女盯得发毛,眼见最后的余晖追着阳光的尾巴离去,他再回头看向小树林时,树叶婆娑摇曳,夜色沉眠于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代仙帝,在平静祥和的埋骨地感到了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荒古剑仙墓,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取出镜子看向身后磨刀的女人时,不再有惊恐和害怕,反而多了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救了苏弃两次命,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苏弃都不会再把她当做是诅咒看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收回镜子的瞬间,磨刀的女人连贯的动作居然微微顿了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古,你把木生叫过来,上邪剑也是需要心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生赶来时,铁锤和冰宇也都偷偷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那棵槐树藏不住你们两个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铁锤和冰宇都有些尴尬,但还是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邪剑本是魔剑,然其剑灵为正,上邪剑便成了亦正亦邪的仙剑,为师今日传给你的心法可以让你完全掌控上邪剑的正与邪,令这把剑完全归你掌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生双眼放光,盘膝坐在草地上,双手托住上邪剑置于腿上,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尺邪触伊暗星,一瓢月色藏正阳,众生皆道心莫邪,唯我暗路通天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生虽然得到上邪剑的认可,可却始终无法与之建立联系,甚至无法辅助他修行,然而师父的心法一到手,上邪剑立马老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生闭眼片刻便睁眼问道:“师父,上邪剑的剑灵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剑灵自上邪剑中走出,给苏弃行了一礼:“多谢先生点化,若非先生,再过一些时日,或许我也将化作剑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笑道:“何必这般自谦,悠悠千载,你已经很厉害了,阿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剑灵再次躬身行礼,感叹道:“阿正啊,已经是很久远的名字了,没想到先生居然记得,不知先生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悠苏哈哈笑道:“同道唤我一声‘苏仙’,你也可以这般称呼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弟子瞬间无语,师父又在吹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仙在上,阿正告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剑灵退回上邪剑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在永恒的黑暗与堕落间徘徊千年,心火仍不曾熄灭,此人才是大才啊,木生,以后可常许他出来走走,但决不可勉强他做不喜欢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法虽能掌控上邪剑,但若剑灵自解,那这剑也便不再是上邪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生听懂了其中含义,重重点头:“我的剑,我会宠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宇和铁锤还在揣摩师父的意思,结果木生的神翻译硬是把高雅之言拖入俗套,虽然丧失了格调,但两人却偏偏能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公子,多宝仙帝找你,你快随我去一趟圣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圣主分身拉着苏弃便冲进了苏弃留的后门,进入了妖邪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看着身后远去的后门,一脸疑惑,他记得这个后门是方便他来妖邪门偷东西的,怎么好像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6/106872/283983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