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界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九章 分头行动

第六十九章 分头行动

        军营因有贵客登门,本来的严肃氛围都冲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暴在不远处的山上轰鸣,太子坐在龙轿内阴晴不定,咒杀的失效令其心乱如麻,雷将军的开怀大笑更使其有种被羞辱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手中刚捂热乎的镇山河都不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银甲小将跟在苏弃身边,一脸好奇之色:“苏兄,你不去一睹太子真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灵易对于苏弃的身份很好奇,无论是天命派的算命还是问天阁的天问,都似乎能道出他的命运轨迹,然而能像苏弃这么详尽的,还从未见识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男人有什么好看的?他能变成女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灵易瞠目结舌,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蹙眉看向还未下车的太子,想了想道:“你父亲太能蹦跶了,估计太子还会咒杀他,如果真遇到这种事情,你不必担心,你越是表现得淡定与从容,太子越是不好拿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灵易疑惑道:“这样岂不是会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深吸一口气,还是解释道:“蛇都已经咬在腿上,现在不打死,难道想让它注入更多的毒素吗?行了,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,我倒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苏弃离开,银灵易隔着银色头盔敲了敲脑袋,总算理清了其中的弯弯绕绕,一刹那他像是木头一样傻站在原地,呆呆看着苏弃离去的方向,喃喃道:“小爷服了,小爷彻底服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军营一般不留后门,但进来时银灵易就没带他走正门,而是翻墙过来的,索性离开时苏弃也翻墙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兵们知道这位是少将请来的神医,也没去阻止,毕竟少将还在那里看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养生殿,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若不是龙神有令,养生殿早就该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王殿来人前脚刚走,苏弃后脚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弟子明明只离开了苏弃一会儿,却如隔三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师没事,洛老板,刚刚那是龙王八殿殿主吧?仙王强者都能被你搞定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是真的惊讶,但此事也给他提了个醒,世界之大,总有人从生至死都默默无闻,但一旦招惹,必遭雷霆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揉着三弟子的脑袋,苏弃听完了洛云白的对策,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龙王八殿主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气冲冲地来,结果吞了一肚子哑巴亏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事也没想到,针对养生殿的危机,就这么被轻易地化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高兴得太早,天唐王朝的人还没来呢,不过应该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一句话就让管事和洛云白心神一凛,洛云白不太确定地问道:“苏公子的意思是雷暴城的驻军与天唐王朝并非同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让几人重新落座,点头道:“没错,天唐王朝的人已经到了军营,接到举报并来调查情况的概率很大,这其中有我一部分原因,但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计划是这样的,先这样……再这样……最后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云听完心神狂震,十万个不愿意,苏前辈如此心性,如何能悟透清幽心法?

        清幽心法,情由心生,厚重渊博,稳重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刚刚苏弃所言所语,尽显阴险狡诈之能事,这种人真的可以站在阳光下,悟透心中法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转念一想,青云却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,真是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就分头行动,争取在明早之前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嘿嘿一笑:“此事若成,往后每十年雷暴城都可以办一次,在座各位作为此事的推动者,必然会被历史铭记,流传千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云嘴角扯了扯,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,他是万万没想到,此事居然还会有后续,这是打算把他钉死在耻辱柱上吗?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浑身上下都在抗拒,青云也还是违背了自己的原则,选择听从苏前辈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某处罕为人知的地下溶洞内,数百丈深的地下水奔腾而过,冰凉的水滴不时落在脚边的水洼之中,发出轻灵的入水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琥珀色的灵力火焰照亮地窟前方的路,也映射着四张明灭不定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们这是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铁锤好奇极了,他们已经在地下洞穴里行进有一会儿了,居然还未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宇听到雷鸣阵阵,惊讶道:“师父,咱们是不是已经进入雷劫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外面的修士还在为五日期限困扰的时候,苏弃已经带着弟子们通过一条小路,进入了雷劫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生还是对师父的故事很在意:“师父,那个故事你还没讲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宇和铁锤都朝木生抬了抬拳头,这家伙怎么还在想那个故事,小小年纪不学好!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嘿嘿一笑道:“好兄弟问仁兄去哪了,仁兄自然矢口否认郊游以外的其他事情,然而这位兄弟也不是普通的人,居然当着仁兄的面,变作了一位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的美人儿,而跟仁兄一起去郊游的‘嫂子’,居然成了一位英姿倜傥的公子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嫂子’变成了兄弟,仁兄受不了这个刺激,居然化作了一头山岳般大的雷龙,此前不过是它在渡心魔劫,然而破功一霎,道崩心塌,它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的身躯化作了一座永劫之山,终年雷暴滚滚、雷云不散;它的眼睛化作了两潭雷池,池中的月桂树上长出了交织规则纹路的避劫果;它的尾巴化作了一条直达劫山的路,行走其间不惧雷暴烦扰,更可轻松于雷池内嬉戏,品避劫果赏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转来得太突然,以至于三弟子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苏弃看向了雷光闪烁的入口,沉声道:“心似明镜,眼前皆为光亮,心如尘埃,万物皆负脏污,修行一途,不需要回避任何问题,唯有直视世间丑恶,才能心怀无垢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你们已经是后天无垢神体,那接下来的这段路,将是对你们心灵的考验,无论见到什么,或看到什么,都要直视它,糟粕尽去,精华全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弟子从故事中脱离,神色严肃地看向前方的路,那里有一条上下左右皆是小孔的路,小孔之内,雷霆轰鸣震撼,雷光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那浓雾的城中,为师曾说过的话吗?默念口诀,随为师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6/106872/285023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