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界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八章 苏宗师

第七十八章 苏宗师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眉目如画,芳容丽质,应是位极注重打理的女孩子,哪怕已经走动了许久,一身有别于入微阵法袍的鹅黄色长裙依然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这么美的姑娘更应该心灵手巧,可事实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我的事情你少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本就很不耐烦这个差事,若不是为了白琅哥哥,她才懒得来呢,结果正在她烦躁的气头上,居然来了个搅局者,大好心情荡然无存,烦躁的火气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正当她想训斥苏弃几句时,突然发现了苏弃身边的白琅,顿时泼辣性子的妹子眨眼淑女起来,变化太快,令苏弃都直呼内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一脸扭捏道:“那个…原来白哥哥也在呀,小女子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琅似乎也有些不自然,眼神飘忽不再坚定,脸色也变得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轻叹,都是情爱惹的祸,本来还是一位冷酷无情、有大将风范的金甲战士,结果现在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忍住棒打鸳鸯的心,呵呵笑道:“方才白大哥还向我提起过姐姐,说姐姐清水如芙蓉、鬓香腮似雪,唇绽如樱,云堆翠髻,静则如花照水,动则似柳扶风,我也是实在好奇,才过来瞧瞧这美若天仙的姐姐,没想到姐姐正忙,那我便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琅被唐蓝月盯着,脸就如红透的枫叶,心都开始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苏弃带着白琅将要离开之际,唐蓝月瞬间闪身来到苏弃身前,瞥了眼侧身看向远处的白琅,亲热如同家人般握紧了苏弃的手:“苏公子的大名,小女子早有耳闻,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般少年侠气,若非姐姐早已芳心暗许,恐怕早就被你这抹了蜜的小嘴给勾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言两语间,两人的关系便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嘿嘿笑道:“白大哥这段时间奉命保护我的安全,小弟实力低微,一直帮不上忙,心中始终有愧,可小弟对阵法倒是略懂皮毛,也许能帮上嫂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那嫂子便好好看看你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眉开眼笑,被一句‘嫂子’哄得都快不知道北方在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白琅此刻却略显着急,连忙传音告知唐蓝月,此人虽与萧公公熟识,但对阵法的造诣就是小葱充大蒜,容易办砸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也是心下微惊,但话已至此,不太好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,当苏弃看到唐蓝月的时候,已经有些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唐王朝郡主唐蓝月,此女在未来凭借对阵法的独特解析惊艳了一个时代,就连仙帝都要排队才能见她!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唐蓝月强大之前,王室已经把她当货物卖给了棋九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唐王朝崩塌时,她都未曾露过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后来的一场专属于仙帝的聚会上,苏弃见到了巅峰时期的唐蓝月,对方花费数十年研制出来的能量压缩阵,已经可以压缩仙王九阶巅峰的能量,一举奠定了其阵法宗师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最讨厌这样的聚会,然而多宝非要拉着他参加,结果多宝跟人聊得很开心,只余下苏弃孤零零独饮杯中酒,颇显无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从那次之后,苏弃便对阵法产生了兴趣,也开始深度钻研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并未与苏弃有过半句交流,也从未关注到苏弃,更谈不上有启蒙之恩,但苏弃确实自那次聚会后,萌生了阵法仙途,并踏足登临了阵法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苏弃能回过头来指点唐蓝月,这种爽翻天的感觉令苏弃的手都有点抖,然而在他动手之时,瞬间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自心中来,泼墨玉指弹,乱拨起涟漪,画龙点睛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腰佩天青剑,抬指虚空点,蓝衣侠冠佩,阵眼似天成。

        阴霾的劫云下,透不过朝霞的光,沉闷的苍穹下,似有光照亮了苏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被此景惊艳到捂住了红唇、瞪大了美眸,她用脚画的阵眼确实难看,但她从未见过画阵图的过程,可以如此丝滑与流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仿佛看到了苏弃身上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连不懂阵法的白琅,都被苏弃那一手秀了一脸,心生惊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以为苏弃是萧公公的亲人或者面首,竟从未想过他有可能是太子手下、他的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公子,您莫不是已经达到了那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赶来的廖宇冰也被惊艳到了,说话间竟不由用上了敬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负手而立,只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:“看破不说破,记住,此事要给本座保密,暂时本座还不想让更多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齐齐一震,直呼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方才千小轴的阵法,可有一法,能在不破坏阵纹的情况下,修正阵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,你们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始终关注此地的千小轴挠了挠头,一脸困惑,为何师父要给那位苏公子行弟子礼,是不是一时着急搞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郡主也跟过来时,千小轴彻底震惊了,他只知道郡主是千金之躯,并不知道郡主喜欢白琅,还以为是郡主被苏弃的美色所诱惑,才跟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乃我辈楷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千小轴忍不住赞叹,这时苏弃等人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弃看了眼擂台,不禁感叹士兵的动手能力和阵法师的效率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擂台长宽各五十米,高足有两米,整个防御阵法就像是拔地而起的笼子,将整个擂台都严丝合缝地笼罩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擂台间相隔百米,共十八座相同擂台,待‘雷劫比斗’开始后,防御大阵会彻底激发,届时源石便会起到提供能量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你们的担忧,抹去此阵纹后,熵减化熵增,会出现负熵崩盘,致使满盘皆输,你们如果像我这样重画一个正确的阵纹覆盖于错误阵纹之上,再将错误的阵纹抽出来,就像这样,你们看,我们只要在维持负熵量度不变的情况下,保证一千三百零八处阵纹都能够做到协调统一,那就算是修正完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蓝月眼前一亮,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宇冰若有所思,这种大胆又不失挑战性的想法,令他想起其师棋九门‘路也’说过的一句话:循规蹈矩,难成宗师,破而后立,亦如毁天灭地,但新生之力终将突破原有桎梏,登临阵法宗师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他无比确定,此人便是阵法宗师!

        千小轴和白琅大眼瞪小眼,压根没听懂,这种太过深奥的术语,令两人都挠了挠头,好像要长脑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/91/91200/20995084.html